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受刑与轮奸
受刑与轮奸
顾老三淫笑道:“贞洁的赵警官,接下来我们来看看你的表现。”他的话音刚落,就随手将女警官仅存的亵裤一把撕破,剥了下来。由於大腿被分开成直角,贞洁玉女的阴部立刻呈现在了男人的眼中。赵剑翎的阴毛比较稀疏,这从她的腋下也可以看出,她的腋毛也很少。“啊!”最后一道防线也被突破,女警官只能羞耻地呻吟了一声。既然被歹徒们擒住,那么遭到强奸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的确,在歹徒们的眼中,没有比强奸一个贞洁的精锐女刑警更令人兴奋的事了。问题是赵剑翎现在受着另一重压力,那就是春药的威胁。到目前为止,春药并没有发生多大的效力。女警官虽然下身有一股可怕的热流不停地翻滚着,阴部也十分痒,但坚毅的她还是忍受了下来。歹徒们唯一能够看到的反应就是赵剑翎急促地呼吸着,尖挺的玉乳随着呼吸剧烈地起伏。顾老三淫笑着道:“刑警小姐们,你们随时都有机会。只要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说出密码,我保証不再对你们用刑和施暴。方凌霄、傅正玲、陈蓉,你们三个我可以放。杨清越和赵剑翎,你们两个可以痛痛快快地死。怎么样?”赵剑翎冷笑道:“痴心妄想!”顾老三脸色一沉,扑在了赵剑翎的身上,双手直逼女警官起伏的胸部。赵剑翎的所有精力完全集中在下身,突然感到一阵刺痛,从敏感的乳尖传来。“啊!啊!啊!”赵剑翎羞耻地呻吟着。顾老三用左手拽住了女警官的乳峰,右手的手指则不停地在红色的尖端捏弄着。再度遭了挑逗,女警官被五花大绑的裸体开始颤抖,高强的武艺完全无法施展,只能任由顾老三蹂躏。赵剑翎知道,顾老三的策略是对的。对於受过意志训练的女刑警,被拷打并不可怕,而前一次电刑她也支持住了。但作为一个年轻的、优秀的女刑警,自然而然地有着贞洁的心理,对此,用性的手段无疑是最有效的。剧烈的刺激不停地从敏感的乳头传来,赵剑翎陷入了绝境之中。贞洁的她当然对这种刺痛的感觉十分厌恶,可又无法摆脱。她不停地呻吟着,同时下身也感受到春药的强烈冲击。她用尽全力想要用潜在的意识控制住自己身体的反应,但上下两处的袭击使得她顾此失彼。几分钟过去了,顾老三已不满足於用手简单地抚摸女警官的乳蒂。他开始用牙齿在赵剑翎的乳尖上轻轻地咬着。“啊!啊!啊!”女警官的裸体剧烈地晃动着,原先的颤抖变成了挣扎。她的肩部和脚踝是被固定在铁架上的,而腰部和臀部有很大的挣扎空间。只见女警官疯狂地扭动着自己的纤腰和臀部,赤裸的身体上又一次渗出了大量的汗水。赵剑翎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处於崩溃的边缘了,阴部的奇痒、下身的反应和乳蒂的挑逗同时攻击着她敏感的体质,女警官的毅力虽然坚强,但思想是不能直接控制这种生理反射的。平时虽然赵剑翎在大部份时间能够将自己的生理反应也控制住,但这源於在贞洁和坚强的意志支配下的一种潜在的神奇力量,现在,似乎依靠这种力量不足以对付多重的打击。这种状况不久前也出现过一次,当时女警官被绑在一台强奸机器上,在遭受强奸的同时乳蒂被通上了电流,很快她就崩溃了。现在虽然没有电刑,也没有被强奸,但春药和顾老三的挑逗使得这种感觉再度袭来。如果没有不久前崩溃的经历,也许赵剑翎还能抵挡得住,但以前的崩溃经历似乎给她的身体留下了潜伏於深处的影响,此刻,这种影响逐渐地显露了出来,大大地削弱了她的抵抗能力。她已经可以预感到可怕的后果。“啊!啊!啊!啊!”屈辱的呻吟声中,歹徒们看到了粘稠的液体开始从贞洁的女警官的阴部溢出。但贞洁的赵剑翎并不那么容易被击溃,起先体液的量很少。於是男人们开始用污言秽语议论起来:“哈哈哈!大家快看,这个贞洁的女国际刑警开始流淌淫水了。”“果然!哈哈哈!原来这么贞洁的女警官也抵挡不住春药的力量啊!”“崩溃了!崩溃了!她的身体终於崩溃了!”听到了歹徒们的议论,顾老三知道赵剑翎的身体已经开始崩溃。但是他并没有立刻停止蹂躏,他还想要女警官的反应更剧烈一些,所以没有停止用牙齿轻咬女警官的乳尖,同时,他将空闲的手直插向赵剑翎的阴部。年轻的女警官羞耻地呻吟着,现在除了乳峰被蹂躏之外,连阴部也遭到了侵袭。歹毒的顾老三居然将手指插入了她的阴部,在里面肆意地抠挖着。“住手!啊!啊!”最先在春药的作用下,赵剑翎只是感到阴部发痒,而现在,男人的手指在她的体内用力地捅着,带来的是一阵阵剧烈的刺痛。最可怕的问题是,这种刺痛对原先的奇痒没有任何抵销的作用。现在,女警官感到自己的下身又痛又痒,简直无法忍受,下身的反应自然而然地失去了控制。在手指刚进入赵剑翎的体内之时,顾老三只是觉得她的阴道有一些湿润,但现在,他可以感觉到湿润的程度在加剧。贞洁的女警官的下体在暴力的作用下,分泌了大量的淫水,泉涌而出。虽然到目前为止,年轻的女警官还没有被歹徒们强奸,但在她的心中,即便没有被奸污,但被歹徒剥光衣衫,肆意蹂躏,实在和强奸无异。虽然赵剑翎也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崩溃了,发生了正常的生理反应,但是她并没有放弃抵抗。更何况,刚才女刑警队长在歹徒的强奸下被迫产生了性欲和高潮的场面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脑海中。无论如何,赵剑翎必须使自己支持住,无论如何也不能在歹徒的折磨下产生性欲。“啊!啊!啊!”在屈辱的呻吟声中,大量淫水从女警官的阴部泉涌而出,沿着匀称的大腿内侧流淌到了纤细的脚踝,最后流到了地上,渐渐地在地上积了起来。眼看已经差不多了,顾老三的身体终於直了起来,看着赤裸的赵剑翎崩溃的样子。虽然女警官流淌了大量的体液,但在清秀的脸庞上,她的一双充满灵气的双眼依然清澈,显然没有产生丝毫的性欲。这点是顾老三不能满意的,他立刻再度取出了生殖器,对着赵剑翎那湿润的阴部直插进去。“哈哈哈!老子今天要强奸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啊!”当生殖器直插体内深处之时,女国际刑警发出了一声前所未有的凄厉的呻吟声。顾老三压在了赵剑翎的身上,双手抱住了赵剑翎的臀部,下体不停地动作着。“啊!啊!啊!啊!”女警官奋力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凄厉的呻吟声中充满了痛苦。她试图将被分开的腿夹紧,但是绑住脚踝的绳索阻止了这种企图。绳索勒住了纤美的脚踝,在女国际刑警的挣扎之下深深地陷入了肌肤之中,白皙的双脚如芭蕾舞演员一般,脚背紧紧地绷着,和小腿形成了一个平面。虽然阴部已经被淫水湿润,但有着多次被歹徒强奸的经历的她的阴道依然很紧,每当生殖器直捅体内深处之时,贞洁的女警官仍能够感受到极大的痛苦。“赵剑翎,你的武艺不是很高强么?怎么也有今天?你反抗呀。哈哈哈!哈哈哈!”在赵剑翎看来,没有比一个武艺高强的精锐女刑警在失去反抗能力、身体崩溃的情形下遭到歹徒强奸更为令人感到羞耻的了。顾老三使用的手段十分恰当,在性的手段发挥了威力的同时再度对女警官进行心理上的打击。女警官完全集中起她的毅力,坚持使自己不产生任何性欲。顾老三只觉得被压在自己身体下的裸体不停地挣扎着、扭动着,赵剑翎的脸庞也绝望地摇晃着,一头乌黑的秀发随之飘荡,似乎承受着极大的痛楚。但正是这种痛楚,与赵剑翎贞洁的心理相配合,使得处於性交之中的女警官没有感到丝毫兴奋或是快感,就更不用说什么高潮了。“啊!啊!啊!啊!”虽然被男人用暴力强奸,但是贞洁的赵剑翎只觉得无比的厌恶。在痛楚的袭击之下,似乎春药的作用已经不如先前那么剧烈,而且顾老三放过了女警官那敏感的胸尖,但是下身的生理反应在新的袭击之下依然不能控制,而意志上的负担已经减轻了。精锐的女警官现在感受到了一种和拷打时相同的压力,这就是痛苦。无论如何,要摒弃诸如被歹徒强奸带来的羞耻等因素是不可能的,但这已经使得赵剑翎支持下来。“啊!啊!你这畜生!啊!啊!”一股热流涌入了赵剑翎的体内,随即顾老三的动作缓和了下来,而先前如狂风骤雨般挣扎的女警官也安静了下来,为了忍受强奸所给她带来的生理上和心理上的痛苦,已经不知损耗了多少体力。歹徒们简直不敢想像,自从赵剑翎体力不支而被俘后,每一次对她用刑似乎都已将她仅存的少量体力耗尽,但是坚强的她还是依靠不知哪里来力量,一次次地挺了下来,而且在每次受刑的过程中,都进行了剧烈的挣扎和反抗。看着年轻的女警官那冰清玉洁的裸体在顾老三用暴力实施的强行奸淫下汗水淋漓,晶莹的肌肤、美妙的身材使得男人们都难以压抑自己的欲望。当顾老三满意地长叹一声,从赵剑翎的身体上离开之时,还没有得到示意的歹徒们便立刻扑了上去。赵剑翎很快再次感受到了被凌辱的可怕。和刚才在甲板上被歹徒们强行凌辱不同,当时她是跪着的,所以能够接近她的不过寥寥几个而已。而现在,斜着身体被绑在铁架上,周围留下了十个歹徒的站立空间。男人的生殖器再次插入了她刚受辱的阴部,尖挺的乳峰和浅红色的乳头又被歹徒们用手随意地抚摸着,其余几个运气较差的歹徒则将邪恶的手伸向了她身体上的其他部位,使得刚喘了一口气的女警官又开始大声地呻吟起来。“啊!啊!啊!”顾老三看到了手下急不可奈的样子,道:“你们慢慢玩,今天是第一天,我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小时之后还要用别的刑。”武艺高强的女警官被捆绑得毫无反抗能力,只能任由歹徒们轮番强奸。赵剑翎的阴部被男人们的生殖器违背意志地强行进入,赤裸的身体被一次次地用暴力征服。************当顾老三再度走进刑房的时候,对女警官的轮奸已经停止了。他开始仔细观察赵剑翎的裸体,以欣赏一个小时的奸淫留下了什么杰作。赵剑翎一头凌乱的秀发紧贴在脸庞上,当顾老三将那湿淋淋的秀发拨开后,只见她刚毅的脸色中带着几分憔悴,呼吸微弱,似乎完全在歹徒的轮奸之下虚脱了。她那贲起的胸肌上出现了几道淡淡的指痕,但乳峰依然尖挺。女警官的阴部被强奸得红肿了起来,阴唇无法合拢,令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不停地从中泉涌而出,沿着双腿流淌着。在一个小时之内,不甘屈服的女警官已经被十五个歹徒先后强奸。一眼看上去,她的样子比刚才女刑警队长杨清越被强奸后的状况还要凄惨。显然,在春药的作用下,女警官的身体在歹徒们的强奸过程中产生了正常的生理反应,一直处於彻底的崩溃状态,淫水到现在为止依然不停地流淌着。唯一让顾老三感到不满意的,就是她始终没有表现出性欲。这出乎顾老三的意料,使得他多少对赵剑翎的贞洁感到佩服。一名手下上前问道:“三哥,接下来用什么刑?”顾老三道:“五相电刑。”“什么?这么可怕的刑,你看她会不会撑不住?”顾老三道:“她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你以为那么容易就会被折磨死么?”此刻,赵剑翎已经几乎没有什么力量继续叫骂了,她虽然不知道这五相电刑究竟有多么可怕,但只要是电刑,她就知道自己会被折磨得很惨。其余四个女刑警后来一直没有受刑,只是看着赵剑翎惨遭歹徒的奸淫。杨清越知道赵剑翎是一个十分坚强的女警官,以前也曾经见过她被歹徒轮奸的惨状。至於在方凌霄、傅正玲、陈蓉三人,只是听说过精锐的女警官曾经被歹徒凌辱,而在她们和赵剑翎的接触中,感觉她就像是一个智勇双全、精明能干的女英雄,外表和性格却偏偏像一个清纯灵秀、冰清玉洁的女学生。所以三人在看到赵剑翎刚被赤裸着身体五花大绑着带进刑房来时的样子时,就吃惊得说不出话来。起先她们都以为赵剑翎一定经受不住春药的打击,至於看到她被男人轮番强奸之时,都不敢看下去了,但她那坚强的表现说明了一切。此刻,她们都愤怒无比,眼中充满了复仇的怒火,只是苦於被捆绑着,完全不能反抗。杨清越道:“顾老三,你这畜生!你只会用各种方法折磨女人,你究竟算什么人物?”顾老三道:“我就是要折磨你们!今天这么精彩的场面都已经拍了下来,到时候我还要把这些录像公开出去。我办的黄色杂志最近两期可有绝好的素材。哈哈哈!”陈蓉道:“你有种就把我们杀了。我们不会屈服的。”顾老三道:“除非你们把密码说出来,否则像你们这样如花似玉的女刑警,我怎么舍得杀呢?”方凌霄道:“你这畜生,你只会在性上耍手段。”顾老三道:“其实让你们习惯一下也是好的。到了V国,你们四个每天都会被嫖客强奸、轮奸,现在先熟悉一下,免得到时候两三下就痛得晕过去。至於赵剑翎么,她这么贞洁,给嫖客玩太可惜了,要是……”杨清越咬了咬牙,似乎下定了决心,道:“你已经把她折磨成这个样子了,还想把她怎么样?你放过她吧。我……我比她漂亮,我愿意……代替她。”顾老三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代替她?说得倒容易。你以为你是谁?你能和她比么?她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在东南亚的黑道上无人不知,无人不哓。她破过的大案子多得数不胜数。你知道东南亚有多少黑帮和她有仇么?到时候,我要把她的仇人全部召集来,开个强奸大会。哈哈哈!你杨队长虽然在××市是刑警中的第一人,但和赵剑翎比起来,还差得远呢!”此刻,歹徒已经拿来了刑具。首先是两个电夹子夹在了女警官尖挺的乳峰上。当夹子夹住了赵剑翎那红色的乳尖之时,她微微皱起了眉,牙关紧咬,汗珠再一次从鼻尖上渗了出来。虽然没有发出任何呻吟,顾老三也足以看出女警官忍受了极大的痛苦。歹徒们将另外两个电夹分别夹住了女警官双脚的脚趾,最后是一个棒状的电极,直插她那狼藉不堪的阴部。直到此时,赵剑翎才轻轻地呻吟了一下。女警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因为她知道,此次电刑,比先前的“跳裸体舞”要厉害得多,能不能支持住实在没有把握,更何况目前她的身体在春药的作用下已然崩溃,酷刑和强奸一次次地将她的体力耗尽。刚才顾老三说话时她完全清醒,所以对她的处置也全都听到了。的确,赵剑翎破了大案无数,在东南亚一带和诸多黑道人物都结下了深仇。很多黑社会的帮会一旦进入C国,立刻就被她一举剿灭,而留在国外的那些残渣余孽倒也不少。如果她被顾老三真的准备开这么一个强奸大会,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顾老三的话再度打断了女警官的思索:“赵警官,你还是快把密码说出来,对你们只有好处。否则,以你现在的状态,哼哼哼!这五相电刑只怕你是撑不住的。”赵剑翎忍受着来自乳头的疼痛,紧咬牙关,一言不发。顾老三一阵冷笑,立刻打开了开关。“啊!啊!啊!”这是赵剑翎被俘之后遭遇到的最可怕的酷刑。五个电极射出了五个不同相位的交流电,任意两个电极之间都可以构成回路。现在,这种难以抵御的刺激同时从女警官身体上最敏感的部位袭入。乳头、阴部、脚趾上传来了剧烈的刺痛,使得赵剑翎除了领教电的威力之外,更深刻感受到了性器官被刺激的痛苦。原本似乎已然精疲力竭的女警官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一下子又疯狂地挣扎了起来,而且挣扎的剧烈程度远远超过了过去。一双尖挺精致的乳峰,随着美得无与伦比的裸体的扭动而颤抖着,使得歹徒们从这个冰清玉洁的女国际刑警身上看到了一种前所未见的性感。顾老三冷笑道:“赵警官,你要后悔,就后悔为什么你是一个少女。哈哈哈哈!”的确,这是问题的症结所在。从精锐的女警官被歹徒活擒开始,剥光衣衫严刑拷打、凌辱、“跳裸体舞”、使用春药、强奸和轮奸,直到现在的五相电刑,都是围绕着性作文章。如果不是利用这个唯一的弱点,歹徒们根本不可能从她那里得到任何东西。如果赵剑翎是一个男子,那么歹徒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把她杀了。但现在,不停地对赵剑翎进行折磨是最好的办法,即使目前不能从女国际刑警嘴里得到任何消息,那么歹徒也可以从这个身材绝美、气质灵秀的少女身上使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发泄性欲,得到满足。更何况,现在赵剑翎支持得住并不等於说在以后长时间的折磨下她也能够不屈服。当然,对於其余的女刑警来说也是一样的。“啊!啊!啊!啊!”女警官的挣扎越来越剧烈,似乎要将身上面的绳索挣脱,呻吟声也越来越响。这使得顾老三完全疑惑了。在赵剑翎最先被严刑拷打之后,顾老三已经认为她已经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而在用过“跳裸体舞”的刑之后,他自信女警官已完全无力反抗。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后面的强奸和轮奸中,她依然剧烈地挣扎进行反抗。对此,顾老三只能将这种异常的现象解释为体内的潜能,至於现在,究竟是女警官的潜能还没有消耗殆尽,还是电流迫使她那赤裸的身体作如此剧烈的颤动。也许他比较倾向於后者,似乎是因为这种挣扎的趋势根本没有减弱的迹像,反而越发剧烈。“啊!啊!啊!啊!”赵剑翎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剧烈地痉挛着,似乎她唯一能够控制住的就是自己的意识。泪腺显然已经失去了控制,泪水涌出,流淌在洁白的脸颊上。赵剑翎一直是一个开朗而坚强的少女,以前即便是落入魔掌,也从未在歹徒的蹂躏下落泪。这也是年轻的女警官第一次在歹徒面前流出眼泪,但这却不是哭泣,也非源於悲伤,而是在酷刑的折磨下的不受精神和意志控制的反应。半个小时过去了,顾老三此刻才意犹未尽地关上了电流,被遭到电刑长时间折磨的女警官一下子停止了挣扎和呻吟,晕了过去。顾老三淫笑着走上前,将赵剑翎身上的电极除下。只见赤裸的少女浑身上下如同从水中拎出来一般,阴部流淌出来的不只是精液和淫水,甚至还有尿液。原来在残酷的蹂躏下,精锐的女警官竟然小便失禁了。顾老三一挥手,两名手下走了上来。“你们两个负责把她的身体清洗乾净,然后监禁起来,由你们负责看守,同时满足她的日常要求。”“是!”两个歹徒面露喜色地答道。************昏迷的赵剑翎被拖进了一间房间内,一条灰色的男式短裤也被扔到了地上。短裤当然是给被歹徒们监禁的女刑警穿的,用以遮掩少女的禁地。当然,在女警官受刑时还必须脱去短裤。五个女俘虏中,女刑警队长杨清越穿的是那种两侧打结的亵裤,因此在脱去内裤时没有被破坏,平时不需要用男人的短裤。而其余女刑警的内裤都在审讯时被撕破了,因此歹徒们替她们每人准备了一条短裤。两个歹徒看着这个坚强的女俘虏,得意之色溢於言表。在刚才的强奸中,他们两个并没有被轮到,所以多少有些失望。但此刻接受了这样一个任务,实在是再好不过。所谓看守被俘的女警官,就是把她关押在一间房间内,而两个歹徒则监视她的一举一动。由於赵剑翎是完全被捆绑的,因此附带的任务就是负责给女警官进食和排泄。当然,如果愿意,他们随时可以强奸这个女俘虏。原先两个歹徒十分羡慕看守女刑警队长的人,因为杨清越的容貌美艳绝伦,堪称绝色美女,几乎能在任何时候强奸绝色的女刑警队长,自然是引人妒嫉的。不过现在,他们觉得自己就算不是最幸运的,也丝毫不比看守杨清越的人不幸。赤裸的赵剑翎处於昏迷的状态。她双眼紧闭,清秀的脸庞上带着几缕湿淋淋的长发,白皙的肌肤似乎弹指欲破。论容貌,她的确不如杨清越那么美丽,但也十分俊秀。她的身材如此标緻,比之杨清越似乎更胜一筹。白玉般的乳峰随着女警官的呼吸轻轻起伏,形状较杨清越碗状的乳房更为尖挺一些。向下则是纤细的腰身和平坦紧绷的小腹。她依然被五花大绑着,双手被压在了匀称的身体之下。赵剑翎的下身很好地说明了精锐的女国际刑警悲惨的遭遇。由於在刑房中,女警官的脚踝是直接被绑在刑架上的,在解下来之后就没有再被绑起,因此她那修长的双腿无力地分开成了一个锐角。她的脚踝纤细,一双赤脚秀美而白皙。如果说在比较她和杨清越时,两人的乳房各有千秋,那么从腰部、腿、脚以及整体身材而言,杨清越就略为不如赵剑翎了。年轻的女警官看来依然处於春药、凌辱、强奸给她带来的强制性的身体的崩溃之中。经过了清洗之后,阴部的红肿不堪就显得更为明朗。精液和尿液已经完全被洗去了,但淫水还是不停地从体内流出。即便身上带着如此明显的痕迹,饱受蹂躏的女警官看起来还是那么的冰清玉洁,从脸庞上依然可以看出她的刚毅和清纯。这种纯洁的气质已经过了残酷的考验,是女刑警队长所不及的。更何况赵剑翎的身份和名气,比之杨清越更高,就业务能力而言,也更为精锐。歹徒们知道,在这一天中,对她的严刑拷问已经结束了,剩下的时间就全是他们的。他们并不急於替赵剑翎穿上短裤。一个男人首先扑在女警官的身体上,用双手将她的臀部稍稍抬离地面,生殖器则对准她的阴部直插进去。“啊!”在剧痛的刺激下,赵剑翎轻轻地呻吟了一声,从昏迷中清醒来。但面对歹徒的暴行,她似乎没有更多的力量进行抵抗。如果在平时,即便是在赤着脚、双足杀伤力很小的状况下,使用膝盖撞或是用腿夹等方法,被反绑的女警官仅仅依靠自己的双腿也足以对付两个歹徒。但现在,被长时间蹂躏的她一点力量也没有,甚至连挣扎都很难做到。“啊……”赵剑翎的臀部只是在歹徒的奸淫下稍稍扭动着,呻吟声也十分微弱,只能从她那扭曲的脸庞上才能看出她所忍受的痛苦。遭受长时间的蹂躏,几乎被剥夺了所有的尊严,在审讯结束之后还要遭到看守的强奸,被俘的女警官只有无奈地忍受,这是作为一个女俘虏的下场,羞耻、屈辱、绝望纷纷涌上心头,最为可怕的是这种日子不知要到何时才能结束,而现在仅仅只是第一天。歹徒只觉得被淫水湿润的阴道依然很紧,宛若处女一般,一部份原因在於女警官的身材略显娇小。他在赵剑翎的体内猛烈地抽插着,难以掩饰自己的激动,托着她的臀部的双手微微颤抖,完全沉浸於强奸精锐的女国际刑警的乐趣之中。************新的一天到来了。现在,刑房里只有两个女子,但却聚集了四十个男人。这是顾老三的命令,歹徒们知道,一定有一些事件会发生。自从被擒以来,赵剑翎第一次没有被五花大绑。赤裸的赵剑翎双手高高地举起,手腕处被绳索牢牢地捆绑住,固定在墙上的一个铁环上。至於身体的其他部位,就再也没有别的捆绑了。和上次在甲板上受刑时一样,她被吊起的高度正好使得一双纤美的玉脚只有脚趾着地。经过了休息之后的女警官似乎已经恢复了体力,灵秀的双眼中充满了怒火,但是她并没有浪费自己的体力,即便在歹徒把她绑在墙上时也没有进行无用的反抗。现在是审讯的时候,男人给赵剑翎用以遮羞的短裤被脱去,美妙绝伦的身体一丝不挂,完全赤裸着,看上去没有任何缺陷。对於拷问女刑警,这一点是很重要的。由於被裸体示众,年轻的女警官脸上显露出了屈辱的表情。不过,聪明的女警官还是想出了办法。由於她紧紧地夹紧了双腿,所以男人们只能看到少量阴毛,而无法看到她的阴部。同时,通过巧妙地调整姿势,一部份乌黑的长发从正面两侧披散了下来,虽然无法将胸脯完全覆盖住,但至少遮掩住了红色的乳蒂。杨清越的运气似乎不如赵剑翎。在刑房的正中,她被大字型地凌空捆绑着。这是一种很可怕的捆绑方式。女刑警队长的双臂被迫张开,绳索在小臂上缠绕一圈、上臂处缠绕了两圈,赤裸的胸膛上下以及腰部各被绳索绑了一道,同时两道绳索在乳沟处X字型地交叉,转向了她的大腿根部。她的大腿和小腿上分别被绳索缠绕了两道,最后绑住了脚踝。几条铁链将杨清越的裸体凌空吊了起来,身体向前倾斜了45度。女刑警队长的裸体上下被粗粗的绳索捆绑得密密麻麻,根本无法动弹。杨清越的内裤没有被完全脱下,只是解开了左侧的结,於是亮蓝色的亵裤滑落到了右腿的小腿处,看上去十分色情。和赵剑翎无瑕的玉体不同,女刑警队长的裸体上布满了鞭痕。除了那圆润丰满的玉乳没有被拷打过之外,后背、腹部、大腿等部位无一幸免,两只赤脚的脚趾上,指甲早在拷问中被剥去了,原本指甲所在处呈现出淡淡的红色,粗看虽然不起眼,仔细一看则显得触目惊心。顾老三淫邪地笑着,说道:“你们现在有没有招供的打算?杨队长,我的手段你已经见识得很多了,滋味如何?赵警官,你昨天刚到,被人轮奸只怕不好受吧?”赵剑翎冷笑道:“你不用痴心妄想了,周老大的密码只会跟着我们一齐埋入坟墓之中。”顾老三道:“哈哈哈!你想要进入坟墓?没有那么容易吧!我替你准备了很多节目,在此之前,我是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去死的。先拷打十分钟。”女刑警队长已经知道,严刑拷打是每次审讯开端必不可少的。但今天,每个女刑警都要同时遭受两个男人的严刑拷打。“啊!啊!啊!”“啪”“啪”的声音大作,同时,杨清越和赵剑翎的呻吟声交错地响起。拷打杨清越的两个人中,一名歹徒站在女刑警队长的正面,手中的皮鞭毫不留情地抽打在她的腹部和大腿上。顿时,在出现新的伤痕的同时,旧的鞭痕也再度迸裂,鲜血流淌了下来,惨不忍睹。而同时,另一名歹徒站在女刑警队长的背面,他的手中拿着一块竹板,猛抽杨清越赤裸的脚掌。“啊!啊!啊!啊!”痛苦不停地从身上传来,女刑警队长的裸体剧烈地摇晃着。腹部和大腿上是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而脚心处更是如同无数根针一齐刺入的感觉。拷打赵剑翎的两名歹徒中,一人拿着木棍,不停地抽打着女警官的身体,这和一天前的严刑拷打完全相同。对赵剑翎而言,唯一的好处是现在背后是墙,即便在木棍的冲击之下,她的身体靠在墙上,也不需要依靠额外的力量来维持身体的平衡。但年轻的女警官处境却比一天前更可怕,因为另一名歹徒拿着电棍,歹徒的电棍随意地在她的裸体上点着,但比较集於的她的乳峰上。每一次电棍触及她那如丝缎般光滑的肌肤,都会引起赵剑翎的裸体一阵颤抖。五分钟刚过,才到预定拷打时间的一半,女刑警队长就晕了过去。但是歹徒看来毫不怜惜,一盆盐水劈头浇了下去,杨清越刚惨叫着从痛苦中醒来,皮鞭又狠狠地抽在了她的裸体上。“啊……呃……”先前女刑警队长依靠呻吟来宣泄身体上的痛楚,但现在似乎已经支持不住了,她的呻吟变得含糊起来,声音也大大减弱。杨清越紧紧地咬着牙关,试图抵御拷打带来的痛苦,虚弱的呻吟声则从牙缝中断断续续地挤出。年轻而精锐的女国际刑警在残忍的严刑拷打之下也承受着极大的痛苦。赵剑翎嘴角鲜血溢出,赤裸的身体上汗水淋漓,美妙绝伦的身体颤抖不已。原先遮掩住乳蒂的秀发此刻也随着身体的挣扎移位,裸露出红色的胸尖,她的双腿也不停地哆嗦着,以致於无法如先前那样紧紧夹住,使男人们可以看见稀疏的阴毛和阴部。而向来贞洁的女警官似乎被痛苦所压倒,已经无暇顾及性感部位的遮掩。十分钟是那么漫长,两个女刑警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也是刑警中的精英,身份之高、武艺之强更在她们的男同事之上。然而此刻赤身裸体地被歹徒们严刑拷打,虽然不能使她们那坚强的意志崩溃,却足以从肉体上对她们造成难以忍受的伤害,而这仅仅是新的一天审讯的开始。顾老三看了看錶,道:“停!”紧咬牙关的女刑警队长知道已经挺过了一轮酷刑,一下子再度脱力,又晕了过去。这次歹徒们只是将冰凉的盐水泼在了她的身上,并没有从头上倒下,但单是伤口处遇到盐水造成的痛楚就将她从昏迷中痛醒,断断续续地呻吟着。顾老三淫笑着走上前,双手一下子摸到了女刑警队长晶莹的胸膛上,看到杨清越对他怒目而视,随手一挥,只见一个男人调整吊住女刑警队长的铁索,将她的姿势调整成近乎於水平向下的大字型姿态。另一个歹徒拿来了两个篮子,篮子上带着一个小夹子,就和给赵剑翎用电刑时夹住乳头的夹子一样。顾老三立刻将这两个篮子夹在了杨清越的乳尖上。“杨队长,你再不招供,你那敏感的乳头就要受苦了。”女刑警队长虽然本身性格没有丝毫的淫荡之处,但毕竟身体同赵剑翎一样,都十分敏感。更何况她自从被擒之后,已经被歹徒强奸了无数次,而且自从第一次在强奸中产生从身体到精神上的崩溃之后,身体对各种各样性刺激的敏感程度也更为增加。此刻乳头被夹子夹住,刺激不停地冲击着她的大脑,似乎要唤起那可怕的性欲。如果此时有人上前强奸女刑警队长,那么她毫无疑问会立刻崩溃,但似乎顾老三并没有这种打算。他淫笑着,从手下的手中接过了递上来的铁块,加入了篮子之中。“啊!啊!”女刑警队长疯狂地挣扎了起来,一双乳头就如同被撕裂一般,痛苦难忍,同时,身体在突然加剧的刺激中崩溃,淫水如泉水一般从阴部涌了出来。此刻,另一名歹徒递上了一枝点燃的蜡烛,顾老三淫笑着拿起烛台,不停地在女刑警队长赤裸的身体上方移动着,只见融化的烛油纷纷滴落了下来。“啊!啊!啊!”女刑警队长挣扎着赤裸的身体,痛苦地呻吟着。鲜红的蜡油落在了雪白的后背的伤痕上,立刻绽开一朵红花。杨清越只觉得自己火辣辣疼痛的伤口上一阵发热,裸体扭动得更加剧烈。“说!密码是什么?”虽然酷刑难以忍受,但杨清越依然保持着身为女刑警的不屈,答道:“不知道……”新的铁块又加入了篮子之中,烛油也继续滴在赤裸的身体上,不用说,女刑警队长需要拼命地支持住。顾老三暂时放弃了亲手施刑的机会,转向了赵剑翎。年轻的女警官低垂着脸庞,匀称的玉体依然微微颤抖。她也没有依靠秀发去遮掩胸脯,以及紧紧并住双腿以遮掩阴部。从这点可以看出,虽然经过了短短的休息,但似乎依然没有从刚才的严刑拷打和电击中恢复过来。顾老三冷笑着走上前,一把托起她的下巴,将那清秀的脸庞抬了起来,直视那灵秀清澈的双眼。由於女刑警队长已经在歹徒的强奸下,从身体上到精神上都彻底崩溃了,而一天前赵剑翎只是身体被折磨得彻底崩溃而已,所以对她的刑讯更注重精神上的打击,身体上的痛苦倒不如杨清越来得重。但毕竟女警官的体力比杨清越差了不少,因此她依然抓紧每一个机会恢复体力。此刻,她被迫抬起头,看到了顾老三邪恶的脸,想到身为一个精锐的刑警,自己就这样被他剥光了衣衫,肆意凌虐奸淫,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她的双脚没有被捆绑住,因而膝盖顶出,撞在了顾老三的腹部。顾老三闷哼一声,连退了好几步。几个歹徒立刻上前,将被吊绑着的赵剑翎强行制服。两个歹徒抓住了她雪白纤细的脚踝,将她的双腿抬到水平,强行向左右两侧分了开来。刚挨打的顾老三再度上前,左手依然托起了女警官的下巴,而右拳则猛击完全展示出来的阴部。“我让你狠!”“啊!啊!”女国际刑警不停地呻吟了起来,从被托起的俊秀的面容上看到了无限的痛苦。抓住赵剑翎脚踝的歹徒怂恿道:“三哥,就这么强奸她!”顾老三道:“不用。把她的手解开,给她一个机会。”“什么?这个女的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刑警,放开了可不好对付。”顾老三道:“怕什么,当初不也是被我们活捉了么?现在都已经抓到手了,你还以为她逃得了么?”两个手下不再多说,立刻放开了女警官的脚,将她手上的绳索也解了开来。刚脱离捆绑的赵剑翎顾不得拷打所带来的痛苦,立刻双拳击出,先把两个歹徒击退。随后,生性贞洁的她将左臂横在胸前,遮掩住尖挺性感的乳峰,右手则盖住了双腿之间。但清纯的女警官依然全身赤裸着,反而由於遮掩住了最紧要的部位而显得更为性感诱人。立刻,十多个歹徒从四周将她围住。赵剑翎知道,这不过是在玩一个猫捉老鼠的游戏而已。但身为一个贞洁的少女,她当然不会放弃一切可能的反抗机会。精锐的女警官稍稍估计了一下局势,在正常的状况下,十几个男人尚不足以击败她。但她已经被捆绑了一天,又刚遭到拷打,赤裸的身体上依然隐隐生痛,何况光着双脚,原本最有杀伤力的腿上功夫无疑大打折扣,看来最多也只能抵挡七、八名歹徒。只听得顾老三道:“好好表现一下吧,精锐的女警官。摄像机的镜头可没有从你那标緻的身体上移开过。”赵剑翎知道,裸体搏斗一定显得更为色情,但放弃抵抗也一样会被人用各种手段来肆意凌辱。她密切地注视着周围的敌人,但双臂依然遮掩着自己的性感部位,看来贞洁的女警官不到必须出手的时候不会轻易地放弃这难得的遮羞。“上!”顾老三一声令下,十多个歹徒立刻扑向了赤裸的赵剑翎。由於整体力量对比上的不利,女警官竭力想要躲闪开歹徒的攻击,并伺机反击。她的确打倒了几个男人,但很快就变成了徒劳的反抗。体力较弱的她很快喘息了起来,汗水使得玉体看上去更为晶莹剔透。这完全是一个色情的场面。赵剑翎的裸体是那么地标緻匀称,在兽性大发的男人群中尽力躲闪开致命的攻击,奋力同歹徒们搏斗着。女警官修长的玉腿不停地移动着,玉乳微颤,时而飞起一只白皙秀美的赤脚,无疑是最诱人的猎物。渐渐地,赵剑翎的动作变得有些迟缓了。在挨了重重的几拳之后,无数的只手摸到了她赤裸、挣扎着的身体,令她向后倒入淫邪的人群中。一开始,几十只手遍及了女警官雪白的裸体,在她的玉脚、小腿、大腿、膝盖、臀部、小腹、腰部、乳峰、肩头等处摸来摸去,无处不在。赵剑翎徒劳地扭动着性感的躯体,想要抗拒凌辱她的男人们。对他们而言,这就像在进行一场免费的色情游戏,只要摸着女警官那柔软、挣扎着的大腿或是浑圆的臀部,就已经足以让大多数的歹徒兴奋。“啊!啊!”武艺高强的女警官在男人们的凌辱下羞耻地呻吟着。尽管身手出众,她的力量不可能同男人相比,一旦被捉住就失去了脱逃的希望。两个歹徒扭住赵剑翎的玉臂,另两个男人抓住她那奋力蹬踢的双脚。男人一抓住那双秀美的玉脚,就开始肆意地抓捏,同时,将她的两条腿强行分开。精锐的女警官没有放弃反抗,但是腰部也被人抱住,秀发被人拽起,左乳头被一个男人用手捏住,右乳尖被另一人一口咬住。浅红色的乳头在男人的凌辱下很快地变得坚硬起来。“啊!不!放开我!”於是,赵剑翎的反抗变成了疯狂的挣扎。她那如瀑布般披散的秀发剧烈地波动,就像暴风雨中的海浪。这使得两个正在对女刑警队长用刑的歹徒也取下了杨清越乳头上的刑具,转向了贞洁的少女。顾老三此刻终於加入了进来,他的手下自然将这第一个机会让给了他。男人的生殖器插入了她乾燥的阴部。女警官的臀部被人托起,一丝不挂的身体反复地挣扎,但是男人乘势抽插着。对赵剑翎而言,这实在是太可怕了。她虽然被蹂躏过无数次,但以前每次被强奸时,总是被绳索捆绑着进行的,至少双手是被反绑着。而现在,她的身上没有任何绳索,只是歹徒们将她的四肢牢牢地抓住,凌空架了起来,而顾老三则肆意地强奸着这个被制服的女警官。顾老三无比地兴奋。因为上一次强奸这个精锐的女警官时,她的阴部已经流淌了许多淫水,而现在,她的下身完全是乾燥的。她的阴道如同处女般紧,因此给生殖器的抽插带来了不便,但他十分喜欢这种感觉,足以令他兴奋不已。“啊!啊!啊!啊!”赤裸、无助的女俘虏在歹徒们的中间徒劳地挣扎、扭动着,失去自由的身体被强制进入,违背她本人意志地接受性交。这是压倒性的,由於被捆绑得失去反抗能力,到处都布满了摸索着她裸体的手,她处於毫无防御的境地,随着精液射入体内,她的身体被强奸者征服。顾老三刚结束,另一个歹徒又上前顶替前者的位置,再度将生殖器插入赵剑翎的体内。一只手接一只手握紧她的乳峰,一张嘴又一张嘴吸吮她的胸尖,阴部和大腿内侧满是男人的精液。顾老三很满意目前的状况。他之所以叫来了四十名手下,就是要让他们一个个轮流奸淫这个最精锐的女警官。武艺高强的女警官居然被男人们用如此残忍的手段强奸,她的乳峰和阴部受到了最剧烈的侵犯却无法反抗。她被男人们一次又一次地强奸,直到失去知觉,又在剧痛中醒来,忍受这地狱般的折磨。两个小时过去了,已经有三十多个人在赵剑翎的体内射精。最可怕的事情终於出现了,尽管没有丝毫性欲,年轻的女警官发现自己的潜意识无法控制住身体的生理反应。虽然她的身体已经崩溃过两次了,但第一次是在长时间的电刑和假阳具的奸淫下发生的,而第二次则是受到了春药的影响。现在,赵剑翎才体会到歹徒们对她的折磨虽然不能使她屈服於性欲之中,却将她的身体弄得更为敏感,现在仅仅依靠长时间暴力的强奸,就能使她的身体彻底崩溃。“啊!啊!啊!啊!”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呻吟着、扭动着,俊秀的脸庞上满是屈辱的表情。当一个男人的生殖器拔出之后,红肿不堪的阴部流淌出的精液中竟然夹杂着闪亮的淫水。如果不看她那清澈的双眼,单从被凌空架起的身体和阴部的状况判断,那么贞洁的少女此刻就像一个发情的妓女一般,唯有从脸上才能看出女国际刑警独有的刚毅和不屈。第一轮奸淫结束了,但马上第二轮又再开始。赤裸的赵剑翎不知道自己会被轮奸到什么时候,她的抵抗被歹徒们的强奸所粉碎,她的挣扎换来了更残忍的施暴。女警官体力的巨大消耗使得男人们已经不需要再把她牢牢地凌空抬起,而是抓住手脚,强迫她摆弄成各种各样的姿势,然后进行性交、口交、乳交、肛交。赵剑翎顽强地守护住自己的精神,不产生性欲和快感,这已经是她唯一能够做到的。顾老三准备让轮奸持续七、八个小时,即使是最精锐的女警官也不能抵抗如此长时间的轮奸,更何况赵剑翎是那么贞洁。现在她的身体已经彻底崩溃,虽然要击溃她的意志可能还很遥远,但他有的是时间,他希望时间能够帮助他完成所有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