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被男人们擒住
被男人们擒住
看到女警官的沉默,阮云天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女警官那尖挺的乳峰,手指触及之处柔软而富有弹性。赵剑翎虽然紧咬着牙关,但赤裸的身体还是由於极度的羞耻而颤抖着。男人的魔掌不断地在白皙的肌肤上来回抚摸着,随着一次次拭过玉峰的尖端,女警官的乳头渐渐地挺立起来。典狱长道:“赵警官,我都已经把利益分析得如此清楚了,你难道还有什么顾虑么?赵警官是不是已经有合意的男友了?”虽然女警官没有答话,但阮云天看到她眉目间微微的一动,显然是联想到了什么,於是柔和地道:“像赵警官这样清秀纯洁的少女,又这么出色,一定能吸引很多男人们的注意吧。不过像赵警官这般贞洁,你的身体平时想必一定不让男友看,更不用说被他摸了。”突然,他那柔和的语调转为了奸笑,道:“但是这么冰清玉洁的身体,却被最邪恶的歹徒一次次地蹂躏,要是你的男友知道了,他会怎么想呢?只要你从了我,我绝对不在乎这些,就不知道你的男友会不会在乎了。哈哈哈!”赵剑翎被触及掩埋在心头已久的痛处,大声断喝道:“住口!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们这群邪恶的社会渣滓一样,把女人当作玩物么?把你的脏手放开。”阮云天道:“很好。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现在你不从我,我早晚有办法让你屈服。到时候我不但要你跟着我,还有周老大的密码我也不会放过。我倒要看看,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究竟有多厉害。”典狱长一挥手,几个狱警立刻走上来,将绑着赵剑翎脚踝的绳索解了开来。女警官正准备趁机反抗,但狱警们似乎已经先前被阮云天告知了她的高强武艺,解开绳索后立即将她的大腿和赤足牢牢地扣住,没有给她任何的机会。赵剑翎的上身依旧被五花大绑,全裸的玉体被男人们七手八脚地架了起来往门外抬去。这些狱警们原本就被她那俊美绝伦的身材所倾倒,此刻得到了机会,更是不失时机地在她的胸部、大腿、臀部上抓捏着。女警官就这样被狱警们抬到了另一间房间内,她那不断的挣扎没有任何的效果。随即阮云天手中拿着她的胸衣和内裤,也走了进来。赵剑翎虽然不知道阮云天准备怎么折磨她,但也知道即将面临极其严峻的考验。阮云天道:“赵警官,在男人面前赤裸着身体的滋味怎么样啊?现在我先给你穿斜衣服。你们小心点,赵警官的武艺相当厉害,把她上身也解开来。”赵剑翎上身的绳索也被除去了,但狱警们牢牢地按住了她的四肢,同时,阮云天手持一把手枪,顶在了女警官的左臂上。典狱长冷笑道:“赵警官,落在我的手中,你不可能逃出去的。你最好不要反抗,否则我就先用枪把你这条手臂废了。现在他们会给你穿上衣服,如果你不想一直在那么多男人面前裸体,最好就老老实实地不要反抗。”随即,狱警们扭着赵剑翎的四肢,给她穿上了在昏睡中被阮云天脱下的胸衣和亵裤。随即,狱警们拿出了一套女警的夏装制服。精锐的女警官此时尚无法猜透阮云天的意图,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是男人们把深色的警裙套到了她的纤腰上,遮掩住了大部份大腿,随即给她上身穿上了草绿色的短袖衬衫,掩盖了优美的身体曲线。一切装束完毕,狱警们重新将她那赤裸的双臂扭到背后,用一副手铐铐住,另一副镣铐则铐在了她的脚踝上。最后,男人们在她的一双玉足上套上了黑色的高跟皮鞋。由於又手脚被铐住,女警官依然缺乏有效的反抗能力。赵剑翎正式成为国际刑警已经四年多了,不过在这四年多中,她的确还很少穿着如此正式的装束。这一身警服,她只在某些极其正规的场合才会穿上。女警官无从揣度阮云天的真实意图,但对於她这样的性格贞洁的人而言,有衣服穿和赤身裸体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几个狱警重新抓着她的上身和脚踝,将赵剑翎抬了起来,向外走去。众人走到了一条长长的走道上,阮云天看着穿上了警服的女警官,开始了悠闲地自言自语。典狱长道:“哦!时间不早了,该是吃晚饭的时候了。不过赵警官,现在你已经是我的女俘虏了,你说应该把你带到哪里去呢?”阮云天似乎想了想,道:“这样吧!就委屈赵警官在我的监狱之中待上一阵子。不过很可惜的是,我们这里只有关押男囚犯的牢房。看来只好委屈赵警官到那里去待上一阵子了。哈哈哈!”赵剑翎顿时明白了阮云天的用意所在,如果落到这群被关押囚犯的手中,那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怒道:“畜生!你竟然用这种卑鄙的手段。”阮云天道:“赵警官,现在你要是改变主意还来得及。我可以提醒你一下,罪犯中可有不少人是买通我的,所以他们平时都能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包括女人。每隔一段时候,我都会去找一个女人给他们享用一阵子。不过最近比较忙,已经很久没有送女人给他们了。哈哈哈!”女警官竭力使自己冷静下来,道:“阮云天,不论你用什么手段,我都不会屈服的。”典狱长微微一耸肩,道:“那我也没有办法。看来只能请赵警官委屈上一段时候了。不过赵警官在东南亚可谓大名鼎鼎,他们对你想必都是闻名以久了,一定会好好地伺候赵警官的。”一扇铁栅门被狱警用钥匙打开了,众人跨了进去,显然是进入了一个不同的环境。赵剑翎虽然对这里不熟悉,却也知道离关押罪犯的地方又近了一步。女警官继续被狱警们抬着向前走,已经可以听到不远处嘈杂的声音。众人来到了一个岔口处,转过了一个弯,再向前走几步,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响。一扇铁门就出现在了眼前,一个狱警再度拿出钥匙打开,顿时眼前出现了一个宽敞的大厅。大厅里到处都是稀稀落落的桌椅,其中至少坐了百余人。赵剑翎看到这些人均是一身灰色的囚服,一个个都光着头。每个人的桌上都摆了一个饭盒,正埋头吃着,听到开门声,这些囚犯一个个都把注意力转向了门口。“啊!原来是阮老哥来了。”在这些囚犯的V国的语言中,女警官还是听懂了几句,单看他们的语气,就可以知道阮云天和这些人早就混在了一起。就在这时,狱警们把赵剑翎放了下来,随即,她手腕上的手铐和脚踝上的脚镣也被男人解开。女警官虽然四肢获得了自由,但知道这里是监狱的深处,即便想逃也很容易重新被擒住,更何况阮云天的手中还握着枪。眼看没有机会脱逃,赵剑翎只是在脚镣被解开的那一瞬间一脚蹬出,将那个狱警踢翻。其余的一些人都如临大敌一般拔出了手枪,指向了她。阮云天道:“别动,再动就把你的四肢全部打断。”倒是囚犯们看着眼前的状况,根本不知所以然。只见眼前这个清秀的年轻女警官是被阮云天铐着进来的,此后又被狱警的手枪指住,完全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阮云天道:“诸位兄弟,今天的事情有些特殊,所以我必须用C国的语言说话。也希望懂C国语言的人能够用C国语言说话。兄弟们抱怨我已经很久没有给大家带女人了。所以,今天我给大家带来了一个女的。”“哦……”囚犯们似乎明白了过来,但是看着赵剑翎的一身警服,却依旧充满了疑惑。典狱长继续道:“不过,她可不是一般的人。大家看到这身警服,都知道她是女刑警,不过你们可不知道她的真正身份。事实上,她的大名,你们却早就听过了。她就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驻C国东南沿海办事处的负责人赵剑翎。”顿时,歹徒们骚动起来。那些不懂C国语言的人也得到了同伴的翻译,顿时就加入了议论。“赵剑翎?就是那个很厉害的女警官?我们的老大就是被她摆平的。”“对,就是她!我看到过她的照片。”“这……阮老哥怎么会把她带到这里来呢?他和赵剑翎不是同行么?”此时,在阮云天身后的狱警做了手势示意大家安静,但一时有些兴奋的囚犯们竟然还在继续大声讨论着,整个场面嘈杂不堪,直到一分钟后,声音才由响转轻,最后安静下来。典狱长继续道:“大家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会把赵警官带到这里来。其实也很简单,赵警官今天刚好到了我这里。我觉得她颇能吸引我的兴趣,想让她下嫁於我,不料她竟然不从,那就只好请她在监狱中待上一段时候,顺便请弟兄们照顾照顾她,大家看怎么样啊?”一个囚犯说道:“赵警官,你的眼光怎么这么高啊?我们阮老哥可是人中之龙,能嫁给她可是你的福气。”阮云天道:“赵警官一意孤行之下,我一时也没有办法。好在现在她的自由完全掌握在我的手中,因此,我就把她带到这里来,想请兄弟们开导开导她。一方面也可以解去大家多日的寂寞,哈哈哈。”听到这里,囚犯们也同时爆发出哄笑声,道:“阮老哥的事,我们当然鼎力相助。”阮云天道:“既然如此,那就有劳你们了。况且此中还有另外一个忙需要大家帮。周老大大家听说过吧,自从他死后,那笔巨额存款一直存在瑞士银行里拿不出来。碰巧赵警官还知道周老大的存款密码,也希望大家能够让她说出来。”那个囚犯显然是这些人中的首领,道:“阮老哥就不必客气了,这点事,我们一定尽力去办。”阮云天道:“那就多谢兄弟们了。不过我有话在先,这个赵警官的功夫可不简单,大家也要小心了。赵警官,你就先吃顿饭吧,我们先走了。”说完,狱警拿着一个饭盒送到了赵剑翎的面前。随后,典狱长就带着手下走了除去,铁门“砰”地关上了。此时,大厅中除了这些囚犯,就只剩下站在高处的几个维持秩序的狱警,不过既然有典狱长的命令,他们自然不会阻止这些囚犯的行径。女警官看了一眼周围的状况,发现所有的囚犯都注视着她。她知道自己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局面,但她还是竭力地保持着镇静。赵剑翎那着手中的饭盒,向前走了几步,在一个离自己最近的桌子边上坐了下来。赵剑翎的一身警服使得她的灵秀之中多了几分英气,虽然囚犯们都知道阮云天要他们干什么,但想到的那赫赫威名,看到她那从容不迫的姿态,都不禁有些迟疑。看到女警官坐下,在那一桌上的几个罪犯倒有些心慌,不由自主地拿着手中的饭盒站了起来,向后退去。赵剑翎也不去注意这些胆小之徒,坐在桌边开始吃饭。她知道,无论如何,多吃一口饭,对以后的形势只会有好处,不会有坏处,而且,在如此的环境下,任何不自然的行动都是多余的。歹徒们迟早都会动手,现在就看他们有多少耐心了。这些囚犯们大多都是罪大恶极的黑道人物,虽然被送进了监狱,对於女人的兴趣却丝毫不减。眼前的赵剑翎,不仅容貌清秀、身材婀娜,而且还是一个精锐的女警官。如果能够将她凌辱,在满足性欲之余还能够享受折磨女刑警所带来的快感,自然是一个极大的诱惑。只见那个似乎是头头的囚犯道:“赵警官,在这里,我也算是有点地位,兄弟们都称我一声勇哥。说实话,赵警官的名声大家还是知道的,但既然阮老哥有令,不得不冒犯了。哈哈哈!去把赵警官请过来。”说完,他一挥手,立刻有四个人走了过来,一步步地逼近了女警官。赵剑翎继续吃着饭,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但事实上,她一直在用眼角的余光注视着四个囚犯的逼近,心中暗自盘算着。就在四个男人离她不到两米的距离之时,众人只见赵剑翎那白皙如玉的小腿突然一晃,在她身边的一个椅子就飞一般地被踢了出去,男人们措手不及,连忙躲闪,但一人已经被椅子撞倒。就在这时,女警官的身形突然从悠闲的坐姿一跃而起,只见她的双腿连环踢出。其余三个囚犯还没有从刚才的一击中缓过来,此时如何抵挡得住,顿时几声惨叫,三个人被纷纷踢倒在地。包括勇哥在内的众囚犯只觉得眼前一花,上去的四个人就这样轻易地被打倒了。只见那穿着警服的身躯划过一道美妙的弧线,赵剑翎的身形又坐回了原处,像是没有移动过一般,继续吃饭。事实上女警官虽然惨遭典狱长的迷奸,但这长时间的昏睡也使得她的体力和精神几乎完全恢复,此刻正处於一个最佳的状态,区区四个囚犯又怎会是她的对手。更何况她脚上穿的是高跟皮鞋,杀伤力十分惊人。只见赵剑翎那秀气的脸庞上展现出一个轻蔑的冷笑,道:“如果各位不想让我吃一顿安稳饭,就尽管动手吧!”那四个倒在地上的囚犯被刚才的一幕彻底吓怕了,女警官的出手很重,他们只能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连忙退了下去。此时,勇哥边上的一个囚犯轻声道:“勇哥,你看怎么样?”勇哥道:“让她吃完饭,我们一起上。”赵剑翎若无其事地把饭全部吃完,站了起来。就在此时,勇哥亲自带着一夥人,从各个角度呈扇形状地将她半包围着,一步步地逼了过来。女警官冷静地审视着眼前的局面,粗略地估计,大厅中的囚犯总共有一百三十多人,如果所有的人一拥而上,瞬间就足以将她打败。但这些人中,真正能够听勇哥号令的也就是眼前的二十来号人。虽然这二十多人的确有实力将她活擒,但刚才她的出手的确震慑了每一个囚犯,足以使他们的意志发生动摇,因此赵剑翎相信自己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就在歹徒们逼到近处的一瞬间,女警官突然将面前的桌子一把推翻,宽大的桌面立即挡住了正面的囚犯。就在此刻,赵剑翎迅速从左侧串出,直扑扇形半包围的右翼。由於桌子阻挡住了囚犯们的合围攻击,使得在右翼面对女警官的那几个人产生了信念的动摇。眼看赵剑翎迅捷的身手,竟然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退得稍慢的一人,却被女警官的一拳击在胸口,哀嚎一声,倒在了一边。虽然只打倒了一个人,但给囚犯们在心理上的震撼却无法估计。更何况女警官的进逼远比罪犯的回退迅捷。随着赵剑翎沿着侧向的攻击线路,男人们不由自主地向边上散开,凡是逃得慢的,就在她的拳脚之下惨叫着被打倒。此时,就连勇哥也在当前的状况下感到了一种恐惧。事实上女警官从侧向的攻击使得她的正面所需要应付的敌人不过是寥寥数人,而罪犯们僵化的队形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在这锐利的冲击之下崩溃了。赵剑翎知道局势的险恶,只有给这些囚犯以痛击,使得他们不敢再冒犯,才有可能彻底挫败阮云天的计划,因而出手更是不留丝毫的余地。囚犯们的队形已被击溃,加上现在所有的人都心生惧意,已不可能再构成联手进击之势。但女警官依旧不停地向溃散的歹徒们进攻。众人在勇哥的招呼下向后退却,但有十个人已经趴在地上站不起来了。勇哥自己也未能倖免,他的面部中了一拳,鼻血流淌着,腹部也挨了重重的一脚,是被两个人架着向后退去的。但意欲立威的赵剑翎却没有因为这些罪犯的退缩而停止不前,退在最后的囚犯随即被她缠住。典狱长现在的脸色可谓极其难看。此刻,他正坐在监狱的监控室内,通过佈满监狱各个角落的监视器观察着局势的发展。阮云天绝对没有料到勇哥等人竟然如此地不堪一击,更没有料到精锐的女警官居然如此厉害。他再也按奈不住,拿起对讲机对现场的狱警道:“你们马上动手,快把她给解决了。”接到命令的狱警立即从高处跑向了大厅,同时道:“赵警官,快住手,不然就对你不客气了!”赵剑翎哪会被这种言语吓住,她继续对着囚犯们出手,瞬间又有三个人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但就在此刻,女警官已经知道几个狱警已经跑到了她的背后,身后风身响起,她立即转身招架。“啪!”“啪!”的声音响起,囚犯们只看到狱警手中的棍子打在了女警官裸露的手臂上,闪过了淡蓝色的电光,赵剑翎一声惨叫,瞬间委顿在地,身体不断地抽搐着。狱警们一击得手,完成了任务就不再继续动手,返身退去。勇哥竟然发了半分钟的呆才意识到精锐的女警官被狱警们用电棍击倒了,他一挥手道:“这个女警官已经不行了,大家一齐上,快把她抓起来。”囚犯们虽然心中还颇有惧意,但眼看着赵剑翎倒在地上,艰难地以双臂支撑着地面想要爬起来的状况,也知道在电击之下女警官已经受到了重创,几个人顿时围了上去,想要捡这个现成的便宜。看到歹徒们扑了上来,女警官竭尽全力凝聚起自己所有的力量,企图进行反抗。但刚才的电击几乎将她使得她浑身发麻,手足无力,她只能看准了歹徒扑上了那一刻,双腿蹬出。跑在最前面的两个歹徒在猝不及防之下被踢倒。囚犯们万万没有想到赵剑翎在这种状况下还能够反抗,一时竟又吓得不敢上前。勇哥道:“大家别怕,她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一齐上,小心些。”说完,勇哥亲自挣扎着从被同夥架着的状态站起,带着众人一起冲了上去。赵剑翎勉强地站了起来,但又是一阵踉跄,歹徒们趁机一拥而上,此刻,她的抵抗终於成为了绝望的挣扎,再也抵挡不住罪犯们的攻击。全身酸麻使得她的反应变得十分笨拙,根本无法去避开从四面八方攻来的拳脚。她那无力的反击虽然也能偶尔击倒一两个人,但缺乏杀伤里的袭击不能对歹徒们疯狂的攻击造成任何的影响。经过了一阵搏斗,精锐的女警官被男人们擒住了。赵剑翎不停地挣扎着,但她的手臂被囚犯们七手八脚地扭到了背后,纤细的脚踝也被按住,被罪犯们用绳索牢牢地捆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