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为中国学生性玩物的日本校花
我叫松岛菜子,今年19岁,今年刚升大二,是S 大校花,我有一双水盈盈的大眼,眼角微微上挑,饱满淡红的
双唇,笑起来很媚,我很喜欢大学生活,高中念保守严谨的女校,并没有男生追求我,所以进了大学后,生活自由,
我才真正享受到美女所应受到宠爱与奉承,不过我并没有交男友,无拘束地周旋在男人堆里,让我很有成就感。我
喜欢穿着紧身低胸T 恤和绷得紧紧的迷你裙,36D 的巨乳总把胸前的图案撑得变形,而那些肮脏好色的男人,似乎
只要能靠近我的肉体,什么都肯为我做,无论我怎么霸道娇恁,仍把我当女神般地供奉着,总以为日子会这么逍遥
舒服,直到今年秋天,一个中国男人改变了我的一生……已经9 月了,天气依然那么湿热粘腻,我穿着一件丝质碎
花的细肩带上衣,甩着乌丝般的长发走出教室,我通常是不注意周遭的人,不过要不发现他实在不容易,他至少有
185CM ,橄榄色的肌肤,五官线条深而分明,不是十分英俊,但他粗矿狂野的外型,非常抢眼,让我无法把视线移
开他的身影,但是恼怒我的是,他竟然连正眼都没有看我一下。这种污辱性的漠视让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要他臣服
在我的脚指头下,不过我并没有什么机会可以跟他说话,年级差太多,加上我又没有到追男生的经验,经过几番考
虑,我主动向他告白,他看了我两眼,嘴角微微上扬,答应和我交往。

他的名字叫张森,中国留学生,个性冷冷酷酷的,笑容有些神秘,今天是我和张森的第一次约会,我特地挑了
一件淡紫色的细肩带连身裙,因为是后空的设计,所以我没有穿内衣,衣服质地很柔软,很顺地贴着我的身体,让
我身材曲线一览无疑。我们今天打算先看电影,看完电影再去喝个下午茶。张森并没有特别花心思打点衣着,普普
的T 恤,普普的牛仔裤,连胡子都没刮,虽然他平常就是这身打扮,但是这让我很不高兴,觉得他不重视我们的第
一次约会,不过他今天看我的眼神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他的眼睛贪婪火热地浏览我的身体,他似乎不打算隐藏他脑
海里污秽踒龊的遐想,难道他以前对我的漠视都是刻意压抑或者是装出来的???

不过我心理还是有些得意,没有男人不屈服于我的魅力。进电影院前,张森没经过我的同意就环住我的纤腰。

「你做什么???!!!,请你放尊重一点!!我主动告白,并不代表你可以随便碰我!!!」

「你有零钱吧?」

「???」

「我们就到今天为止吧,以后也不用联络了,这里坐公车很方便,我不送你了!!!」

我可以看出他是认真的,表情和语气都好冷,我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反应「我…我只是只是…你太突然了,我
…对不起…是我的错…」

「这才乖…才是我的好女人…」

张森笑了笑…有些粗鲁地柔捏我的臀部,我这次不敢反抗他了…乖巧地随他走进电影院我根本完全不知道今天
电影演什么,还没开演五分钟,张森粗糙的大手就在我的大腿内侧摩擦,酥痒的感觉让我不是很舒服,接着他把阵
地移到我的胸部,灵巧地捏弄我的奶头,没一会儿,乳尖便挺立了起来,好奇特的感觉…我的下体竟然有些灼热…
「不…别在这里…求求你我们先出去,你想怎样都行」

「好…先依你,不过记住你刚刚说的」张森狡狤地一笑…张森猴急的拉我到男厕,把我抱起来,让我坐在洗手
台,接着双手粗暴地搓揉我的乳房,我那两大坨柔软肉球随着森的柔捏挤压变形,我心里又是羞辱,又是期待…「
嗯…啊…嗯…嗯…」

「你的奶真是他妈的大!!!常在系馆看你这两颗奶晃呀晃的,没想到今天落在我手里任我摆弄,嘿嘿…你跟
我告白,是渴望我吸你的奶头吧???」

我虽然被他逗弄得有些兴奋,但他如此侮辱我,使我的意识瞬间清醒了许多,猛然把他推开,但张森的动作更
快,他把我的肩带用力往下一扯,登时我的两颗大奶弹了出来,粉红色的乳头在雪嫩的酥胸衬托下,更显得娇嫩欲
滴,张森的眼神简直像要吞了我似的…

「真是极品,本来以为你这种骚货应该早被干翻了,没想到还是个处女,好样的,你最好有心理准备,今天本
大爷要狂插你一翻了!!!」

张森狂热野蛮地吸吮我的奶,手也同时捏弄我另一边的乳头,我的身体就像通了电流一般好酥麻,开始不由自
主开始呻吟,我虽然恨张森的轻蔑无耻,但没被男人爱抚的身体,对于张森老练轻巧的逗弄毫无抵抗力,只能屈就
于他的攻势。

「嗯嗯…啊…我的奶…我的奶好…好…不不要…会被看到的……」

「叫大声一点…反正大家看你露乳沟露大腿的…也不期待你是啥三贞九烈之辈,你别让大家失望,再叫得骚一
点!!!叫啊!!叫啊!!!!」

张森用力扯着我的长发,迫使我的头往后仰,接着用力亲吻我的玉颈,我使劲挣扎,但哪敌的过他强壮的臂膀,
在他一联串的攻击下,一印又一印的紫红色吻痕烙在我粉嫩的肌肤,张森得意地看着他的杰作,「这个记号证明你
是我的性玩物,在我玩腻你之前,你都得用你低贱的肉体满足我…嘿…好戏才开始…」张森用力捌开我的大腿,扯
破我新买的淡紫色丝质内裤,直攻我的阴户,他的手非常粗糙,但动作却很轻柔,没三两下,我已经湿了一片,我
抛开了少女应有的矜持,纵情地淫叫,张森看我双颊绯红,娇喘连连,便加强手劲,攻势更是猛烈,早知道男人的
爱抚逗弄是那么销魂,我一上大学就交男朋友了。突然,张森将手抽离我的下体,我睁开眼,不舍且迷惘地望着他,
他解开裤档,掏出一枝黑亮的巨棒,少说也有20来公分,非常吓人,我再怎么没经验也晓得张森待会要把这巨棒放
进哪。我的「那个」那么窄小,怎承受得起…「不…不要了…我想回家…求你放了我,我还是处女,今天才第一次
约会,以后可以慢慢再…」

「嘿嘿…我刚刚吸你的奶,玩你的淫穴时,你倒叫得很爽???现在才装圣女,太假了吧!!!你今天穿得那
么骚,我不操你还算是男人吗???第一次多少会痛,等你上瘾了,还会求我干你呢!!!」

「啊啊啊…痛…我求你,不要啊…不要啊痛啊…」

虽然张森抽插的动作并不粗鲁,但下体撕裂般的痛楚,让我只想摆脱张森,只要他肯拿出他的「东西」,我什
么都愿意做…「唔…好紧…喔…爽…我大概有一年没搞过处女了,你真的好紧…」

一颗颗无奈的泪珠沿着我的双颊,和着绝望的哭泣声滑落,我放弃挣扎了,每次森一顶进,我就痛得掐住张森
的背,我的指甲满长的,但张森却不在乎背被我抓伤,仍缓缓地抽插着。说也奇怪,渐渐不那么痛了,虽然还是痛,
但还掺杂着一丝快感,渐渐地…有些麻麻的,爽快的感觉如海边的碎浪,一波波袭来,抑住了之前的痛楚,我迎合
着张森的攻势,又开始轻吟着……张森看我已经不抗拒他的「东西」,便开始加速,力道也变猛了,我只觉得全身
发热,兴奋得发抖,叫得更荡更淫,被别人误认是妓女也无防了此刻我只想享受张森对我的做的一切…「怎样???
爽了ㄏ喔???我是看在你是处女的份上,一开始才温柔一点,以后没那么好过了,老子没这个耐性!!!先下来!!」

张森把我抱下洗手台,命令式的要我弯下身体把手搭在洗手台边缘,「啪」的一声,张森粗鲁地掴了我的臀部
一掌,「屁股翘高一点!!没看过母狗怎么给干的吗??再高一点!!!!」

「噗兹」一声,张森又攻进了,我原本梳的华亮整齐的长发已凌乱的散在胸前,我半闭着眼,和着张森的摆动,
叫得更嘹喨…美女的矜持与高傲早已抛出脑后,张森猛然扯我的长发,迫使我抬起头来,「张开眼睛看着自己的骚
样,我要你看清楚今天你是被谁把弄,贱婊!!!!!不过是条发情母狗,以后别再自恃高人一等,校花又怎样??
在男厕被我搞…哈哈你当初考上S 大也没今天爽吧!!」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晶莹雪透的娇躯和张森古铜的肤色成强烈的对比,我双颊滟红,眼神迷蒙,表情分不出是
痛苦,还是爽到了极点,两颗大奶无助地摇晃,

「嗯…嗯…啊…用力奸我…插爆我…我被奸的好爽喔…不行了我不行了啊……」

张森将年稠的精液射在我的臀部,我不知被抽插了多久,只觉得全身虚脱,无力地靠在森胸前,张森一手环住
我的纤腰,一手捏着我的大奶,神情非常淫邪,「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想狂干你了,我还做了好几天春梦…,不过
我作梦也没想到干你的滋味会爽成这样,早就知道你这种成天被男人捧着的的女人就是犯贱,男人越是对你冷漠,
你越是不要脸的倒贴,要上你这种贱婊还不简单,嘿嘿……你有没有给师父算过???我敢说你是天生做鸡的命格,
没看过处女还能被干得那么爽的…哈哈…」

我听了又羞又怒,少女憧憬的初夜,是发生在电影院的公厕,而且还是给这人面兽心的恶魔践踏了,恼怒之余,
根本不知道如何反应,只想赶紧逃离这里,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我一转向门口,愕然发现,竟然有三个日本
男人站在那。我赶紧整理好凌乱的衣裳,「不好意思喔…我们可以进去了吧,等了很久了说,中国老兄,你的马子
浪劲十足,很补喔」

我气得差点昏倒,我居然还在这三个日本下流胚前演了一场活春宫秀,泪水已不争气的涌上来,我推开他们,
头也不回地冲出电影院。

沦为中国学生性玩物的日本校花2 事情发生后,我一直没去上课,我请同学帮我跟老师请一星期的假,整天待
在房间里,不是发呆就是看电视。不想接电话,也不想跟谁说话,虽然说张森是我的男朋友,但那次的做爱,其实
跟被强暴没两样,可是令我觉得很羞耻的是,我居然不怎么恨他,我诚实残酷地分析自己的心情,我只是很气他把
我当玩具般玩弄我,以我这等美女,男朋友应该跟在我脚后跟摇尾巴,乞求我一丝的青睐,而他却恣意糟蹋污辱我
的身躯与心灵,我无法否认,自己内心对张森的爱抚有强烈的渴望,或许因为张森是我第一个男人,或许是他不屑
得到我的爱情,使我对他的感觉和其它男人不一样,这让我恨死自己,觉得自己很羞耻,会爱上强暴自己男人,我
怀疑自己是否真有如张森说的那么下贱。

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这一天又这么漫无目的地度过,我完澡,换上睡衣,坐在梳装镜前,我楞楞地望着镜中的
自己,无意识地梳着自己的长发,那天张森强奸我的画面又涌入脑海,我开始不自觉地用梳柄摩擦自己的阴户,而
另一手正轻柔地抚摸自己的乳头,这时门铃声响起,把我从幻想情境中拉回现实,我吓了一跳,理了一理情绪,披
上外套到客厅开门,没想到居然是张森。

「松岛菜子,三天没见你人影了,病了也不说一声,还是前几天被我操得太猛,嘿嘿…再被我多干个几次就习
惯了…」

一股怒意涌上心头,想也不想狠狠地打了张森一耳光,张森骂我一声贱婊,反甩了我一巴掌,我撞到了桌角,
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我睁开眼睛时,自己已经躺在床上,睡衣内裤被剥的精光,而眼前浮现的是张森笑的很邪恶的脸,我想推开他,
却发现自己不弹不得,原来我的双手和双腿的膝盖都被童军绳绑在床头的铁杆上,这个姿势非常的难看,我的腿几
乎是180 度地打开,像是被定在解剖台上的青蛙,我努力的挣扎,但唯一的效果只是抖动了两颗奶子,让张森更亢
奋而已。

「上回虽然干得火热,但在厕所里,干都来不急了,实在没机会细细地看着你身体的每一部份,我交过4 个女
朋友,你虽然不是最漂亮的,但奶子是最大最挺的,要找到face赞,奶子大的马子不容易,我会好好珍惜你的,今
天你只要乖乖听我的,我答应每天让你爽飞天…」

张森在我的屁股下垫2 了块枕头,我的阴户毫无遮掩地裸露在张森的面前,他恣意地翻弄我两片阴唇,还不断
发出啧啧赞赏声「不愧是S 大首席校花,要是追你的的那些男生看到你现在正张开着腿等我干你,一定气得眼珠都
掉出来了,好漂亮的粉红色,才被插过一次,还很粉嫩呢,嘿嘿…等我多玩你几次后,再介绍几个中国朋友给你认
识,他们都又壮屌又大,也很喜欢操你们日本大奶娃,唔…听到要被轮奸淫水流个不停啰…」

在张森熟巧的挑逗下,我的身体已开始焦躁,但张森粗鄙肮脏的言词让我十分恼怒,虽然只能张大腿任他玩弄,
但我还是高傲得别过头去,不正视他,张森道也不生气,走出房间,没一会儿,他带了一台DV和一条皮鞭走进来,
一阵慌恐袭上心来,不…他不会是想…「你这副淫贱样不去拍A 片,糟蹋了上天给你的这副大奶,嘿嘿…你不用担
心,如果你今天乖乖听我的话,我带子就留着自己欣赏,懂了吗???我待会会问你一些问题,你看的镜头回答,
如果答案我不满意,我会怎样你应该猜得到」

我含着泪水,点头如捣蒜的答应他,我不想吃鞭子,更害怕全校同学都看见我被强奸的模样,「你的奶有多大????」

「36, 36D」

「真他妈的贱货,每天穿得那么骚,居然没被拖去轮奸,大阪的治安有进步喔…喜不喜欢被干的感觉???」
喜…喜欢…「一阵刺痛…张森的皮边狠狠地抽在我身上,一道细长的红印烙在我腹部,虽然没有破皮,但很痛。」
我…我喜欢被狂干的滋味…上次在公厕被森操过后…每天每天都想念你的大鸡巴,还跪着求你再来强奸我「我的泪
水一颗颗地沿着我的嫩脸滑下,只能尽量把自己说的淫秽不堪,希望能换取张森的一丝同情,别把带子公开。」你
喜欢怎么被干??」」我…我喜欢跪在地上,…高高翘起我的我的贱臀,像只…发发情的母狗,让张森从背后用力
的插我,…捏着我两只大奶子「张森似乎很满意我的回答,淫邪地笑了两声,用力掴了我的奶子两掌,然后粗暴地
捏它们,」你的奶很大嘛…毕业后想做什么工作??」」我…我想到中国当妓妓女…因为妓女每天都可以…被不同
的人吸奶搞穴…我喜欢…喜欢被中国男人凌辱…「」你平常穿衣服总爱现出你这两颗,有什么目的??」」我…我
希望班上的中国同学,知道我的奶子很大,然后…然后会受不了…一窝蜂地涌上来…轮奸我,被一堆鸡鸡巴轮轮流
插的感觉一定爽…「我淫荡得」告白「,激起了张森的欲望,他丢下了DV,扑在我身上,粗糙的大手,野蛮地搓揉
我身上每一寸肌肤,张森的嘴贴着我的双唇,他的舌头侵略性地在我的樱桃小口里搅动,这是张森地一次吻我,这
是我的初吻,我在光着身子,被羞辱地绑在床上的情况下,献上了我的初吻,纠缠了一会,张森又把阵地转移到我
的乳头和阴蒂,他蛮横地挑弄我最性感的地带,我已经不是处女了,被张森强暴后,我的身体对性的挑弄更是敏感,
尤其在刚刚对镜头说出那么多淫荡言词后,羞耻心更是荡然无存,我忘形的呻吟,」再粗鲁一点捏我的大奶…用力
捏…嗯嗯…好爽爽死了…求求你…求你插我…我是下贱的妓女啊嗯「张森起了身,野兽般的眼神盯着我看,同时迅
速退去身上的衣物,我等不急了,双腿兴奋急迫地摇晃,希望他快一点攻进,我的淫穴如此渴望他的鸡巴,张森低
吼了一声,握着我的纤腰,用力一顶,粗黑的巨棒完全末入我的小穴,嘤…就是这种感觉,大鸡巴与阴核和阴道壁
的激烈摩擦,被干的滋味如此的销魂,张森抓着我的纤腰,一前一后地摇动我的身体,我的一双大奶随着身体的摇
摆,正活泼地抖动着,张森腹部的肌肉一波波地顶着我的臀部,肉与肉的拍打声,」啪答啪答「和着我的叫春声,
与床吱吱的摇动声,把原本纯洁的少女闺房,渲染的如此淫荡不堪。张森兴奋之余,又甩了我两巴掌,」你这欠人
干的大阪贱婊子,跟鸡没两样,唔…绑着被狂干还叫得爽歪歪,唔…我张森怎交到你这种妓女胚子!!!「」嘤…
嘤…干爆我…干爆我…我爱死被强暴…「张森狂猛地抽插我的嫩穴,柔软的大奶,被粗野的把弄,留下了好几个指
印,一会儿,张森急急忙忙地帮我解开绳子,拉起我的臂膀,把我用力一摔,我整个人全身无力地趴在床上,还没
爬起来,张森就粗野地抓起我的浪臀,猛力一顶,又像干母狗般地抽插,森一手扯着我的长发,一手抓着皮鞭抽我,

」叫大声一点!!!屁股摇大力一点不会啊!!!!白痴大奶贱屄,摇啊!!扭啊!!!

「啊…啊我不行了…不行了…爽…爽我是母狗…」

不知被干了多久,我瘫痪地趴在床了…实在动不了了…张森见状猛力扯我的头发,迫使我仰起头来,强迫式地
把鸡巴塞到我嘴里,他的鸡巴如此壮硕,顶着我的喉根,非常不舒服,但我完全没力气反抗他,张森依着他想要的
律动一前一后地推着我的头,一会儿…一股温热的黏液射进我的喉根,张森放了我,我无力地摊在床上,森拿着DV
拍我,我全身香汗淋漓,身上有几处被柔捏的指印,和一条条细长的红色鞭痕,精液从嘴角流出,虚脱和极度满足
的神情,惹得张森一阵淫笑,我无力遮掩自己的肉体,任由张森一处处细细的拍我的肉体……「干他妈的!!!被
操得很爽喔,大奶母狗。想不到自己有这种下场喔??你真的是越干越浪喔!!明天再把带子给你,看看自己叫床
的骚样,想我的鸡巴的时候可以拿出来REVIEW一下,改天我把几个兄弟介绍给你认识认识…我先回去了,门记的带
上,不然又要被强奸了,你今天可是没体力应付了嘿嘿嘿…」

沦为中国学生性玩物的日本校花3 星期一,我回学校了,逃避对我自己没有帮助,我还是得过学生该过的生活,
上课抄笔记,准备期中考,打报告,我说服,或者说是催眠自己,只要努力跳脱出那一段污秽的记忆,我能回到正
常的生活轨道「松岛菜子,你最近很媚很女人唷…和以前不大一样,交男朋友啰??」班上的女同学山口千惠语带
暧昧地问我。

「没没啦…不要乱说,那些臭男人…帮我提鞋子都不配…啊…我上课要迟到了,再聊啰…」

我几乎是落荒而逃地夺门而出,胸口因情绪激动而剧烈起伏,我是典型的狮子座,好面子,很清楚自己的身体
已被蹂躏践踏,但表面上仍硬摆出高傲,不屑男人爱情的校花姿态。此时手机铃声响起,把我拉回现实。

「贱婊,又躲着我啊???到xx路x 号7 楼找我,现在!!!」

「我有课」

「嘿嘿…以你现在的处境,最好随传随到…」

屈辱却又不甘愿的两行泪无声地滑下,我没有选择,为什么是我??我原本是可以和一个所有女孩心目中的王
子热恋,有一个令人称羡的工作,有一个完美的婚姻…但我现在有什么??我只有一副专供张森享乐的卑贱肉体。

张森的住处离学校不远,大约走了十分钟就到了,真不敢相信,在这路上,我的下体竟不知羞耻地湿润了,我
的身体渴望着张森的爱抚,我无法否认……出了电梯,我的手微微颤抖,生怯地按了电铃,「呀」的一声,门被打
开了,映入眼帘的,不是英挺的张森,而是一个面目凶狠的中年男人,他的皮肤极黝黑,脸上有两处刀疤,左胸以
及左边整个臂膀布满刺青,只穿一件内裤,一身扎实健壮的肌肉,很适合拍中田药酒广告,如果他不是满脸横肉的
话,他的眼神很猥亵,贪婪毫不掩饰地上下浏览我的身体,这让我觉得自己像全裸地站在他面前,如果是平常,我
看到这种令人反味的男人,肯定拔腿就跑,可是我怕张森把带子传了出去,只好硬着头皮问:「请问…请问…张森
是不是住这里???」

「我是他房东,先进来再说…」

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进去了,我一进门,那中年男人就迅速地将门锁上,我慌了,想逃出去,那男人粗鲁地
搂着我,双手不停地在我身上揉搓,我觉得很恶心,死命地想挣脱他的禁锢,但身高不到160 的弱小女子,怎敌的
过一名大汉的侵掠,我无谓的挣扎,只引来那男人一阵狂笑,两排斑黄的牙齿,更令人做恶,那男人粗糙的手粗鲁
地抚摸我的嫩颊,眼神燃烧着欲望,和张森一样的眼神。

「你是张森的马子???」

「我我是…你你你最好放了我…是张森约我来的,他待会就回来,你最好别动我,否则…他不会放过你的」

我硬着头皮,语带威胁地恐吓他,我说的很心虚,吞吞吐吐,坑坑疤疤的,我知道张森看到我被强暴,只会更
亢奋而已,但心想,先吓吓他再说。没想到,。

「张森那小子会救你???他不住这,他住XX号6 楼,这个月房租拖了几天没缴了,我本来想宰了他,不过他
说他的马子是S 大校花,长得俏,奶子大,又浪又带劲…可以让我玩玩,如果我干得满意,以后就用你抵房租,嘿
嘿嘿…长的挺可口的…不过带不带劲…干过才知道…还有…叫我李勇就好了,也是中国人记住我的名字,你待会叫
床的时候会用到」

我听了差点晕厥了去,把我卖给这种男人,我死也不愿意,我哭了…哭得很无助,我作梦也没想过自己会被一
个地痞流氓强奸,我的泪水并没有唤起李勇的良知,反而激起他凌虐娇弱美女的残酷心理。「嗤」的一声,李勇撕
裂了我的上衣,我的半边酥胸已裸露在外,他将我的奶罩往下一翻,娇艳的奶头激起他的兽欲,李勇低吼一声,俯
首吸吮,咬囓,舔弄我的乃子,酪腮胡渣磨的我好酥痒,两颗大奶因他双手恣意粗暴的搓揉,变形成各种模样,李
勇的技巧很熟练,他很懂得如何挑起一个女人的情欲,我仍然抵抗他,粉拳如雨点般落在他肩头,我不断地告诉我
自己,我不是只要男人一搞我,就张开腿给人干的淫荡母狗,即使我内心以热痒难耐,但我不屈服「不…不要…放
手你的脏手!!喔…不要」

「贱婊!!我看过你的带子,还记得你小嘴里含着精液的贱样…嘿嘿…都被玩过,还装圣女」

我登时羞耻不已,原来我被强暴的模样早被欣赏过了,我的身体因羞辱而蒙上一抹淡玫瑰红,这让李勇很亢奋,
他将我推倒在客厅的长桌上,整个身体压在我的娇驱上,李勇粗鲁的扒开我的双腿,扯掉我的丝质内裤,他的压住
我的腿,强迫我的私处赤裸裸的面对他,好羞耻…我的花瓣早已分泌出晶莹的密汁,李勇低笑两声,将手指插入我
的肉穴,粗鲁地翻弄搅动,我已不是未经人事的处女,在张森的调教下,我对男人的挑弄很敏感,没玩两三下,已
香汗淋漓,娇喘连连,羞耻心荡然无存,竟觉得当妓女也不错,每天都被猛干,一天还可以被搞很多次…「嗯…嗯
…勇哥勇哥…干我干死我…喔…好爽…求求你…用你的鸡巴插我我受不了了…嗯嗯…」

李勇这时反而起身,坐在我的双腿上,我有点慌了,为什么他停下来了???我的朱唇微起,欲言又止,两只
雪嫩高耸得奶子不知羞耻地挺立在李勇眼前,淡粉红的奶头因渴望而轻轻颤抖着。似乎在乞求李勇品尝它们,我将
双腿仍然是门户洞开,李勇粗野地将我身上残余的碎布全部扯掉,没三两下,我的身体已完全精光地呈现在李勇面
前,他的眼身夹杂得赞叹与兽欲,像在挑选猪肉般地审视剥弄我的肉体,他的大手握住我的奶子「唔…啧啧…看看
着奶子…唔…你的奶多大??」

「36…36D 」

「干他妈的贱奶!!!我最爱干东洋大奶母狗了!!上回被我和阿龙,小郑轮奸的那个茶道艺妓,一双奶干干
扁扁的。看了就反味,奶子要大才是女人阿!!!被多少男人上过了???」

「我…我只被张森强暴过两次…」

「妈的!!!贱屄!!!强暴???看你这副发情母猪的贱样,应该是自动张开双腿求别人干你吧???干他
妈的!!!!捡那臭小子的破鞋!!!」

李勇气得甩了我两巴掌,粗鲁地捏我的乳房,弄得我好痛,「腿张开一点,我得好好地检查一下,唔…好鲜嫩
的粉红色,阴蒂很肥大,嘿嘿…才稍微一碰就流出爱液,反应很优,是适合被干的肉体,不愧是S 大校花,质地就
是不一样,之前给我搞过的妓女肉穴都是黑的,干!!!我三十几岁了还没玩过大学生勒…下次得跟阿龙他们炫耀
一下,S 大校花被我干得爽歪歪…嘿嘿…很不错!!!够抵那些房租了!!起来!!」

李勇一起身,就扯着我的秀发把我拉起,李勇坐在沙发上,命令我跪在他的双腿间,他脱下内裤,露出一巨大
的肉棒,比张森的还勇猛,他的SIZE让我非常畏惧,但更令人做恶的是那股腥臭味,我也帮张森口交过,男人的鸡
巴有股腥味,但李勇这种粗汉,卫生习惯比张森差很多,我把脸别了过去,这激怒了李勇,他甩了我一个耳光,我
捂着热辣的脸颊,泪珠扑簌簌地滑下,李勇气得握住拳头,想再赏我几拳,这种猛兽是不懂得怜香惜玉的,我求饶,
说我什么都愿意,请他原谅我,我委屈地张大我的樱唇,将若大的鸡巴含进嘴里,我吸吮着龟头,轻舔龟头的周围,
将睾丸轻轻吞吐,这让李勇极度兴奋…

「趴在桌上,像母狗一样趴在桌上……屁股翘高一点…」

我很害怕,李勇的肉棒非常粗壮,我狭小的花穴怎容得下这猛兽,我全身因惧怕而轻轻颤抖,我还没准备好,
但「噗嗤」一声,李勇的大鸡巴已暴虐地攻入我的花穴,好痛…窄小的花径受不起李勇的粗猛,我扭动臀部想挣脱
大鸡巴的肆虐,但这只让张森的肉棒插的更深,直攻子宫,狭紧的阴道壁摩擦着火热威猛的鸡巴…「唔…唔好紧…
好象在干处女一样干!!!屁股摇用力一点……老子是花钱玩你的!!!!…女人就是这样…一开始装清纯喊痛,
多插个几下就扭腰叫春了…」

「嗯…好痛…痛…求你放过我。饶了我…你的鸡巴太大太猛,我受不住…啊…啊…」

我的求饶只换得李勇得意的狂笑,我痛得往前爬,李勇抓住我的肩头,一手用力将我往下压,一手粗暴地捏揉
我的大奶,我的侧脸紧贴的桌面,动弹不得,像是一头猛虎在强奸身下的娇弱小羔羊,晶莹的密汁随着一次次的的
猛烈狂插而洒出,渐渐地,我不再疼痛,阴蒂与肉棒剧烈摩擦产生的快感,蔓延到全身各个感官细胞,我配合李勇
的律动,狂热地摆动我的丰臀,这个姿势,还有淹没羞耻心的快感,真的让我以为自己只是条母狗…「嗯…嗯…勇
哥…好猛…你的鸡巴…喔…你的大鸡巴…嗯…嗯…我是淫贱的东洋母狗…求求你。求求你用力干我。用力…干爆我
这只东洋大奶母狗…啊…啊」

良久,李勇将我的身体扳过来,使我仰躺在桌子上,李勇将我的一双玉腿架在他肩上,这个姿势使阴核对肉棒
的冲刺更敏感,我乌亮的长发已散乱在桌上,双手紧抓着桌巾,眉头轻蹙,娇嫩的呻吟声从盈润的樱唇发出,李勇
握住我纤细的腰枝,一前一后地猛烈晃动,胸前两颗雪白的大肉球随着身体摇摆而激烈地抖动着,这个画面让李勇
很亢奋,「唔…唔…干他吗的!!!!…大学校花的滋味果然和那些三流妓女不一样…干了那么久…还是好紧…唔
…好紧的肉贝…插不多了…该是彻底粉碎你高傲校花自尊心的时候了…」

李勇将我带进他的房间,他把一面大的连身镜拉到床前,以抱小孩子尿尿的姿势让我坐在他的腿上,好羞耻…
…我别过脸,不敢看镜中的自己,李勇蛮横地箝住我的下巴,强迫我看清楚自己的模样,同时一手逗弄着我的肉贝,
没一会,拉出一泄晶莹的淫液…「看到了吧……这就是你淫荡的证据……你这种敏感紧窄的花穴,柔软雪嫩的大奶,
一性奋就猛力扭摆的腰枝与贱臀…你的身体是为了让男人玩弄而生的,让男人干比念大学好玩多了是不是……以你
下贱的程度,在多被几个男人搞过后,就可以大方的接客了……」

「不…我不是…你…你…你不要这么羞辱我了呀。」

「是吗???你自己好好的看!!!」

李勇的肉棒插了进来,接着他用力摆动着臀部,李勇的力度加上弹簧床的弹力,我整个身子猛力地弹跳,镜中
的我全身肌肤因极度兴奋而绯红,秀丽的眉头紧蹙,分不出是痛苦或是爽到极点,一头长发和两只丰挺的雪白大奶
随着身体的摆动,在空气中狂乱地甩来甩去,香汗淋漓,发丝黏在粉嫩的双颊,朱唇淫声浪语…「嗯……嗯…爽
死我…我是发春的母猪,…淫秽的妓女…求求你…勇哥…干爆我的骚穴…求你干我…嗯…嗯……干我…干我…干死
我……」嘿嘿……S 大的首席校花…呸…在学校追你的男人有几卡车吧…???了不起吗???还不是被我奸得爽
歪歪,现在看看自己的骚样…被我调教得多淫媚啊…才地一次见面就求我干死你…妓女…嘿嘿…你还不配…你只是
让男人发泄性欲,爱享受被强奸快感的东洋母狗而已…「良久…我已全身虚脱,头已垂在胸前,若李勇没撑着我的
身体,我已不支倒地,一会儿…李勇放了我,一阵腥臭扑鼻,精液射了我满脸…」没用的娘而们,才干一个小时就
腿软了…以后还得再加强加强……我在房间昏睡了一阵子,起身想离开…走出房门,李勇正在看电视,我羞却地轻


「勇哥…我我的衣裳被撕破了…可否跟你借件衣服,我…我全身赤裸…不能见人…」嘿嘿……不然你就住在这
好了,向东洋母狗般让我狂干…东洋母狗是不穿衣服的????」

我气得打了勇哥一巴掌,李勇更火,他没有打我,他用更残酷的方法虐待我,他把我捻出房门,我慌了…我全
身赤裸地待在走廊,若是被其它男人看见可怎么办,可能会遇到认识的男同学,这么我被强暴的事实就会传开…甚
至…可能会被拖去轮奸的,好面子得我,宁可被轮奸,也不想让其它同学知道我被干过,我不敢再求李勇帮我,我
怕他的暴怒引起骚动,反而引起注意,无从选择下,我双手掩住胸前,决定下楼求助张森,即使我恨他……我轻轻
地按了门铃,幸好,张森出现了,我很狼狈,头发散乱,一丝不挂,脸上还沾着干掉的精义,张森轻蔑地冷笑,搂
着我进房,一进门,我心脏差点跳出胸口…客厅居然还有两个男人……是我上星期才拒绝他们追求的那两个学长」
你们的白雪公主来了……「我会被轮奸的……我拒绝他们…让他们当众面前丢了很大的脸…我不敢想象自己接下来
的遭遇……【完】